光年

只要我喜欢,有什么不可以?

龙变——番外—落雨(2)

纪封璟和阿宁吵架那里可能有点跳……
问了小伙伴
小伙伴表示还可以
只有我觉得跳?
有空了再改改吧
毕竟是一口气直接写的
cp:纪封璟x敖弁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阿娘是在雨天被废的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阿宁告诉他的,阿宁是母亲之后第一个与他亲近的人,这是很奇妙的感觉,可以无条件地依赖他,向他汲取温暖,纪封璟不知道该怎样定义阿宁,他有些无措,若他生在寻常人家,该会明白,阿宁是个好哥哥。

        阿宁实顶实的软脾气,他被高颧骨尖嗓子的人丢进来,豆芽菜一般的身材在院角的石堆里滚了一滚,忍着痛跪下来,挤出笑容,说:“小人是长秋监的阿宁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于是荒废的院落第一次有了生气,阿宁比他小很多,却懂得许多他从未听过的稀罕玩意儿,阿宁爬上树去,为他折来树枝做弹弓,身材瘦小,却背着他满院捉蝴蝶,后来阿宁逐渐长高,声音尖细,可他还是最初的模样,矮矮小小,缠着阿宁缠草虫,阿宁也不推脱,弯下身去笑着问他喜欢什么样的草虫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阿宁也会生气,纪封璟拿起斧头一下一下砍着院子里死去的枯树,阿宁第一次红了眼,冲上去打落他手里的斧头:“您疯了吗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纪封璟打了一个哆嗦,他记得那些高颧骨尖嗓子的妖怪,抓着她的阿娘说——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疯子!”

       是一样尖细又苍白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 “滚!”他发了狂,抄起斧头丢在阿宁身上,阿宁一抖,肩膀流出血来。

       阿宁跪下来,声音还发着抖,哀求:“您不能断了您母亲的念想。”

       阿宁说,他的阿娘是在雨天被废的。

       阿宁说,那个人废了她的阿娘,将她关在这阴暗的角落里,永世不得自由,只因为那天天降滂沱,京都犯洪,天火将宫城烧了大半,那个人赶回后殿,却看见他的阿娘诞下身躯泛青,额有异包,不人不鬼的孽障来。

       阿宁说,这海棠树是那个人情深意浓时为阿娘栽的,也是阿娘后来耗尽半条命求回来的,虽然死了,也是她的念想。

       阿宁重重磕头,血顺着眉间留下,凝成黑色,像蜿蜒的蛇,与泪痕糊成一块,说:“小人还想侍候您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   他抹去泪,哽咽:“滚!”

       他听见压抑的哭声,他听见门响,听见脚步渐渐走远。

       阿宁走了。

       他不像阿宁那样好运,他没有走出过这院落,他的大部分人生都在这小小的天地中度过,他听说海棠,却不知道海棠到底何种种模样,也不懂海棠对阿娘如何重要。

       他开始明白,他不曾谋面的父亲,并非“那样好的男人”。

        阿宁回来的时候正淅淅沥沥下着雨,他被高颧骨尖嗓子的人拖进来,丢在石堆里,四肢扭曲着,裹着一层黑血,眼睛张开,流出血来。

       他走过去,推阿宁:“阿宁,我要草虫。”

       没有人笑着问他喜欢那种草虫。

       阿宁还是在雨水中变冷、变硬了。

       纪封璟望着那方被朱红宫墙圈起的窄窄天空,第一次感到了孤独。

       雨从天空滴下,落进眼中。
tbc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