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年

只要我喜欢,有什么不可以?

醉剑——片段(2)

凌峪已经有些醉了,脸颊微醺,让他不住想起曾经扶摇树下纷飞的桃花。
        曾经也是这样,举盏对酌,把酒言欢。
        他有些恍惚,竟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,昏沉伸手去抚凌峪白净的脸,一片湿凉。
        凌峪挥开他的手,径自笑起来。
       



我就随便写写
可能会集合成长篇
看看再说吧
侵权必究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