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年

只要我喜欢,有什么不可以?

龙变——番外—落雨(2)

纪封璟和阿宁吵架那里可能有点跳……
问了小伙伴
小伙伴表示还可以
只有我觉得跳?
有空了再改改吧
毕竟是一口气直接写的
cp:纪封璟x敖弁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阿娘是在雨天被废的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阿宁告诉他的,阿宁是母亲之后第一个与他亲近的人,这是很奇妙的感觉,可以无条件地依赖他,向他汲取温暖,纪封璟不知道该怎样定义阿宁,他有些无措,若他生在寻常人家,该会明白,阿宁是个好哥哥。

        阿宁实顶实的软脾气,他被高颧骨尖嗓子的人丢进来,豆芽菜一般的身材在院角的石堆里滚了一滚,忍着痛跪下来,挤出笑容,说:“小人是长秋监的阿宁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于是荒废的院落第一次有了生气,阿宁比他小很多,却懂得许多他从未听过的稀罕玩意儿,阿宁爬上树去,为他折来树枝做弹弓,身材瘦小,却背着他满院捉蝴蝶,后来阿宁逐渐长高,声音尖细,可他还是最初的模样,矮矮小小,缠着阿宁缠草虫,阿宁也不推脱,弯下身去笑着问他喜欢什么样的草虫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阿宁也会生气,纪封璟拿起斧头一下一下砍着院子里死去的枯树,阿宁第一次红了眼,冲上去打落他手里的斧头:“您疯了吗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纪封璟打了一个哆嗦,他记得那些高颧骨尖嗓子的妖怪,抓着她的阿娘说——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疯子!”

       是一样尖细又苍白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 “滚!”他发了狂,抄起斧头丢在阿宁身上,阿宁一抖,肩膀流出血来。

       阿宁跪下来,声音还发着抖,哀求:“您不能断了您母亲的念想。”

       阿宁说,他的阿娘是在雨天被废的。

       阿宁说,那个人废了她的阿娘,将她关在这阴暗的角落里,永世不得自由,只因为那天天降滂沱,京都犯洪,天火将宫城烧了大半,那个人赶回后殿,却看见他的阿娘诞下身躯泛青,额有异包,不人不鬼的孽障来。

       阿宁说,这海棠树是那个人情深意浓时为阿娘栽的,也是阿娘后来耗尽半条命求回来的,虽然死了,也是她的念想。

       阿宁重重磕头,血顺着眉间留下,凝成黑色,像蜿蜒的蛇,与泪痕糊成一块,说:“小人还想侍候您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   他抹去泪,哽咽:“滚!”

       他听见压抑的哭声,他听见门响,听见脚步渐渐走远。

       阿宁走了。

       他不像阿宁那样好运,他没有走出过这院落,他的大部分人生都在这小小的天地中度过,他听说海棠,却不知道海棠到底何种种模样,也不懂海棠对阿娘如何重要。

       他开始明白,他不曾谋面的父亲,并非“那样好的男人”。

        阿宁回来的时候正淅淅沥沥下着雨,他被高颧骨尖嗓子的人拖进来,丢在石堆里,四肢扭曲着,裹着一层黑血,眼睛张开,流出血来。

       他走过去,推阿宁:“阿宁,我要草虫。”

       没有人笑着问他喜欢那种草虫。

       阿宁还是在雨水中变冷、变硬了。

       纪封璟望着那方被朱红宫墙圈起的窄窄天空,第一次感到了孤独。

       雨从天空滴下,落进眼中。
tbc

龙变——番外—落雨(1)

这是一篇没有正文只有番外的原耽……
本来想写到主角相遇
结果字数爆了没写到
只好分成几段几段写
至于为什么
当然因为我比较厉害呀~
正文什么的,看看再说吧
先放个番外给你们看
cp:纪封璟x敖弁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纪封璟第一次遇见敖弁是在淅淅沥沥的雨天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纪封璟讨厌下雨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阿娘总是在雨天流泪,断断续续的啜泣与雨声一样让人揪心,好在纪封璟是乖顺的孩子,候在一旁为阿娘拭泪,从未有过怨言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阿娘的身子虚弱,下雨的时候却精神得出奇,会柔声细语地讲话,纪封璟不善言辞,更多时候,是阿娘疯疯癫癫自言自语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她笑着:“阿雲,我看见他啦,他摘了海棠给我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有时候很生气:“哥哥,为什么赶走他?”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还会挽起细软的长发,神情温柔:“你还会来接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有时不知道与谁谈话:“他是那样好的男人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她唤过许许多多的名字,却从未提起他,纪封璟不生气,那毕竟是他的阿娘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她总是提起一个人,那是他不曾谋面的父亲,他不知道父亲该是什么样的人,但母亲说好,那一定是很好很好的人。

tbc

醉剑——片段(5)

        要说私心,重峣不是没有,打他第一次遇见凌峪,就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得到他、占有他,蠢蠢欲动着,渴望着,等待着,窥伺着,得到心上人的机会
        ——然而真的到了这一刻,他却不想得到他了。

我就随便写写
可能集合成长篇
看看再说吧
侵权必究

醉剑——片段(4)

        年少不经醉,隔世忘流年。
        重峣笑起来,忘流年又怎样?他都没有忘记,凌峪又怎么会忘呢?
        毕竟,他曾那么爱一个人。

我就随便写写
可能会集合成长篇
看看再说吧
侵权必究

醉剑——片段(3)

        天幕与星河旋转起来,雪光映在天上,地上的花火灼烧明月,一切都失了颜色,耳边有风咆哮,事物泯灭,再闪现,真实与虚无交织。
        只有那白衣背影缓缓向前。
        只有他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眼里只有他。


我就随便写写
可能会集合成长篇
看看再说吧
侵权必究

醉剑——片段(2)

凌峪已经有些醉了,脸颊微醺,让他不住想起曾经扶摇树下纷飞的桃花。
        曾经也是这样,举盏对酌,把酒言欢。
        他有些恍惚,竟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,昏沉伸手去抚凌峪白净的脸,一片湿凉。
        凌峪挥开他的手,径自笑起来。
       



我就随便写写
可能会集合成长篇
看看再说吧
侵权必究

醉剑——片段(1)

         ‘’不是我说,这样嚣张下去,迟早——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我知道,那群上仙们早就看我不爽了。”笒祐一巴掌拍在重峣脑门上,凑他面前,豪放地打出酒嗝,“总有一天我要倒霉。”
        重峣被那扑面而来的酒气熏得张不开眼,眉头拧成一团,捂着俊脸,去挥那酒气,“你这破习惯能不能改改?”
        “嘁!说起嚣张,重峣星君你有过之而无不及啊。”笒祐从乾坤袋掏出一坛酒,熟褐的坛子,粉白的塞,坠着翠玉,青嫩可人,她取过酒盅,倒出酒来,“尝尝,鹞姬夫人的醉琼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醉琼?这酒可不好得啊,你偷的?”他揽过酒来,散着清冽的香气,果真是好酒,光是一嗅便要醉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嘴里就不蹦好词儿,鹞姬她送我的!”笒祐站起身,又给他一巴掌。

我就随便写写
可能会集合成长篇吧
看看再说吧
侵权必究

【反逆白黑】秘密(上)

【食用注意】
*腐向
*cp反逆白黑(朱雀x鲁鲁修),不拆不逆
*骑士帝设定,第三人视角
*含原创人物
*ooc
*短小,下一章放肉渣
*文笔渣,语言请温柔
*此章大量痴汉描写

真是荒唐,维娅将手探入裙子下摆,她感觉自己正在打颤。



维娅三个月前进入皇宫,那时她还对帝国最英勇的人物——零之骑士枢木朱雀,抱有憧憬,明明只是出身卑微的numbers,却作为陛下的骑士,为帝国效命,这是何等的忠诚!当他出现在帝国公告的第一刻,她就一心系在他的身上了,她为他痴迷——当然零之骑士英朗的相貌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。

圣母玛利亚在上,她是多么地崇拜他!

所以,当母亲告诉她要入宫见习时,她真是高兴坏了,这位纯洁的少女抱着并不纯洁的动机开始想入非非:她该如何在骑士心中留下印象,又该如何向他传情,如何与骑士展开一段甜蜜的爱恋……

骑士大人看上去那样英伟,不知床上如何?

维娅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,而后又羞红了脸,忍不住开始幻想。

情窦初开的少女将脸庞埋进枕头,发出闷闷的笑声。



然而维娅的一门心思很快便转移了对象——骑士大人并没有公告上那样美好,他总是带着杀气,沉着脸,不露出哪怕一丝笑意,他不解风情,装作不懂侍女爱慕的眼神,只有在陛下面前,那霜冻才会化解

——噢!皇帝陛下!

没错,维娅新的爱慕对象是伟大的布雷塔尼亚帝国第九十九代皇帝——鲁鲁修•Vi•布雷塔尼亚陛下!

陛下比画像和公告上还要俊美,比想象中还要友善。假如说骑士大人是冰山,那么皇帝陛下就是春风般的存在!他举止优雅,相貌俊美,他对每一个侍女都柔声细语,对妹妹温柔至极。

啊,维娅忍不住喘息, 仅仅是想到陛下的英姿身体便酥软了。

陛下果然是最完美的存在,维娅红了脸。

然而她没有想到,自己的第二次单向恋爱因为一场不应该的意外不疾而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完全没有想到时隔十年我又掉进了反逆坑……我想大概就是命吧……我认了

恩大概是痴汉少女撞见夫夫啪啪啪的故事(´-ω-`)

这一章大概就是铺垫啥的,为了靠近背景,把文风都改变了,我原先是写古风的,突然改了好不适应,还是有点青涩,尽量的靠拢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些过了,总之文笔很渣啦……

嗯虽然如此我还是想要一点鼓励٩(๑❛ᴗ❛๑)۶

开了小王子的脑洞…蛮奇妙的,有空闲就码下来吧

好吧,我又回来了…发生了很多事